当前位置:

OFweek智慧城市网

运营服务

正文

bet36体育在线投注

导读: ofo创始人戴威有一个梦想:他相信,终有一天,ofo会和Google一样,影响世界。

ofo创始人戴威有一个梦想:他相信,终有一天,ofo会和Google一样,影响世界。

但现实太过残酷,ofo和Google可能差的不是一星半点。

ofo从共享单车和价值实现上的的确确是影响了全世界,但是从资金链上来说还是一个处于生长发育、需要呵护的幼儿,它从成立到现在之所以那么火热和吸引投资人,70%是踩在了“共享”这个新经济理念上,30%是抢跑了“IOT的流量入口”上。戴威自己创业初期时说过:这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需求,不够"实在",而且烧钱太快。

可戴威也没想到“钱,会烧得这么快”

自古以来“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”这句话就被广为流传和沿用,而在2015年成立,经历过盛极一时,红遍大江南北及海外,且拥有10轮融资的ofo来说,他们万万没料到在3年后的今天,这句话会用在自己的身上。

近期,ofo因资金链断裂、周转困难等问题,频频被曝拖欠物流供应商欠款一事,而9月13日又有媒体爆出百世物流起诉ofo:因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开庭。

针对此事件,澎湃新闻报道称,因为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,百世物流科技(中国)有限公司起诉了ofo的运营主体东峡大通(北京)管理咨询有限公司。对于此消息,百世物流未做出回应,ofo表示将按法律程序处理。

欠债风波,又一次将ofo推至风口浪尖

其实,从最近1年共享单车的发展来看,形势严峻。与ofo同年成立的还有摩拜,这两家可以说“既是竞对,又是难兄难弟”,成立之初,备受资本的追捧,同时也得到国内外市场的广泛普及,之后不负众望,打败了很多同行。可即使这样,也还是挡不住资金链问题带来的蝴蝶效应,最终今年4月摩拜被美团收至麾下,而ofo还在苦苦挣扎,深陷滴滴+阿里融资迷局。

8月底,有媒体报道称经过多方信源求证ofo已经被滴滴20亿美元收购,但最终还是被ofo联合创始人于信否认,于信称ofo的终局还没有到。

行业人士调侃,ofo之所以还在苦苦挣扎,是因为创始人戴威为了一个“面子”,不想被低价售出。虽如此,但ofo也还是不得不面对资金链断裂的问题。

从去年开始就有媒体报道称,“ofo与物流公司、生产商、维修厂等之间均有欠款,金额达上亿元。与ofo有合作关系的物流商表示,从2017年9月、10月份开始,ofo的回款速度慢了许多。”

而在今年年初开始到现在就又有不间断消息称ofo资金出现问题,并且越演越烈

1月12日,腾讯科技爆料称,ofo公司账户上的可用资金仅剩下不到6亿人民币,仅能支撑一个月。

5月,ofo对供应商欠款约12亿元,城市运维欠款近3亿元,合计欠款15亿元,押金余额35亿元左右,账面可动用现金已不足5亿元。而为保证公司正常运转,其每月开支需要3亿元。

8月31日,上海凤凰企业(集团)股份有限公司发布涉及诉讼公告称,其控股子公司凤凰自行车因与东峡大通(北京)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,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。截至起诉之日,东峡大通仍欠凤凰自行车货款人民币6815.11万元。

9月1日,财经网报道称,ofo拖欠了云鸟、德邦等多家物流供应商数亿元人民币欠款。有知情人士称,ofo拖欠多家物流供应商数亿元欠款,目前正私下秘密谈判解决方案。有内部人士透露,它可能真的没钱了。

亿欧也从知情人士处获悉,ofo正等着新一笔过桥款到账偿还供应商欠款,更为巧妙的是,就在9月11日,ofo被再次被爆出收到了一笔来自阿里的借款,数额接近6000万左右,这笔钱不是融资,而是借贷。消息称,这笔借款不是用来扩张业务,而是用于发工资。

当天,ofo发布声明称,该报道不实,公司员工的工资是正常发放的。

当然,为了扭转局面,转亏为盈,为了吸引投资方,ofo也不是没有做过业务调整,也不是没有努力过。

今年3月,ofo宣称采取股权和债权并行的融资方式获得阿里领投、蚂蚁金服跟投的E2-1轮8.66亿美元。这一次融资中阿里系正式进入ofo董事会。

而在9月5日传ofo完成了最新一轮的数亿美元融资,投资方为蚂蚁金服领投,滴滴跟投。此消息未官宣。据业内人士称,本次融资与3月份融资情况相同,是采取股权与债权并行的融资方式。

从今年3月和9月的融资方式可以看出,ofo是真的在调整运营模式,企图让ofo再焕第二春。

在ofo业务上,于信曾公开表示,今年5月中旬,ofo计划将员工数量1.2万人裁减至8000人,大量运维师傅被“优化”,总部裁员500人。

之后的6月到8月期间,ofo也采取一些措施进行业务运营和布局调整。新华社报道称ofo取消全国范围内支付宝芝麻信用免押金骑行政策;后又因单车损坏严重,退出欧洲多个城市,仅在巴黎、米兰、伦敦运营,同时,有国外媒体还报道称,ofo已经开始大幅削减在美国的业务,并且对旗下业务重新定位,更加关注具有更大盈利前景的市场;在进入韩国不到一年时,一位了解内幕的知情人士在接受《韩国先驱报》采访时表示,ofo最近开始逐步暂停了在韩国的业务,并且已经将大部分韩国市场员工停职,为全面裁员做好准备。

据第一财经报道,此前有ofo内部员工透露称,八月下旬ofo总部只剩750人左右,九月初计划进一步裁员400人,人员规模大幅缩减,计划减至300人以内。对此,亿欧向ofo方求证,但未予以回答。

虽然ofo因资金周转、拖欠供应商钱款等问题,备受媒体及业界的诟病,但不可否认的是,ofo 2015年成立,到现在也不过只有3岁,它的这种创新的运营模式和成长毋庸置疑是成功的。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,2018年5月ofo月度活跃用户规模2889万,用户月度总使用次数为9.62亿次,超过摩拜,跃居第一位。

创业很艰辛,创业期间难免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,一如起初马云创办阿里一样。最后,无论ofo是被收购还是最终扭亏为盈,实现戴威想要的“独立运营”,实现“逆风翻盘,向阳而生”,都需要最后一搏,而这最后一博该怎么搏?我们拭目以待!

声明: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,目的在于信息传递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、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,请联系我们。

我来说两句

(共0条评论,0人参与)

请输入评论

请输入评论/评论长度6~500个字

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,请输入验证码继续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

  • 猎头职位
更多
文章纠错
x
*文字标题:
*纠错内容:
联系邮箱:
*验 证 码:

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